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头条 >

啊唔好涨太深了花园_腰一沉他的巨大进入了|野香

2019-09-25 14:50

林蓉既紧张,又害怕。羞臊不堪。情急之下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然后转移话题道:“妈,你刚才说,要找我聊抱孙子的事儿?”


“没错!”


提起正事。苗桂花的脸色一肃,把疑惑的目光从蒙古包上移开。几步走到床前,屁股一扭就坐了下来。


“那你赶紧说,我现在真的……真的不太舒服。”林蓉红着脸催促道。


苗桂花摇头叹了口气,犹豫道:“蓉蓉你看,你和大牛结婚都快两年了,肚子却始终没个动静,村里人都说……”


“我的身子没毛病!”


林蓉愣了愣,哪能不明白苗桂花的意思?于是不等苗桂花说出口,她就矢口否认。


在农村,封建思想比较严重,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而女人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传宗接代,如果结了婚,却怀不了孕、生不了娃,就会被人瞧不起,被人指着脊梁骨说三道四,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人。


中的道理林蓉都懂,但是这个黑锅,她可不背。


殊不知。


早在两个月前,林蓉和牛奋就去镇上的医院检查过一次,是瞒着苗桂花偷偷去的,去之前他们商量好,如果查不出什么问题,就把检查结果告诉苗桂花,万一查出毛病,就私下里悄悄的治。


而检查结果表明,问题出在牛奋身上。


按照医生的说法,牛奋体内的精-子数量太少,而且活力不足,除非歪打正着走了狗屎运,否则,很难让林蓉怀孕。


这件事,林蓉一直憋在心里,没敢对苗桂花说。


苗桂花没想到林蓉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她赶紧安慰道:“蓉蓉你别着急,妈知道,妈都知道。”


“妈你……你知道?”林蓉心底咯噔一响,不由一愣。


“嗯。”苗桂花的脸色在灯光照射下略显苍白,她伸手捋了捋林蓉耳边的秀发,怜爱道:“刚才大牛给我打电话,把你们偷偷去医院的事对我说了,问题出在他身上,是妈错怪了你,让你受委屈了……”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听到苗桂花的话,林蓉依然没能忍住,鼻头顿时一阵泛酸,眼泪也跟着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林蓉做梦也没想到,牛奋竟然会主动把这件事告诉苗桂花。


同样没想到的还有牛根,牛根躲在被窝儿里面,隔着被子把苗桂花的话尽收耳底,他惊得差点儿跳起来,暗自乍舌道:“乖乖,嫂子一直怀不上娃,原来不是她身上的那一亩三分地不行,而是大哥身体里的小蝌蚪有毛病!”


“蓉蓉,为了大牛和我们老牛家的名声,这两年真是苦了你。”见林蓉哭的伤心,苗桂花摇头叹息一声,眼眶也禁不住有些湿润。


林蓉伸手抹掉眼泪,坚强道:“妈,你千万别这么说,这都是命,我不觉得苦。”


“傻孩子。”


林蓉越是通情达理,苗桂花感动的同时,心里就越是愧疚,她一心想着抱孙子,却始终未能如愿,这两年没少在林蓉面前说难听的话。


不过。


愧疚是一回事儿,抱孙子却是另外一回事儿,对苗桂花而言,现在的头等大事就是想办法让林蓉怀上娃,给老牛家开枝散叶,传宗接代,可不会因为愧疚就轻易放弃。


片刻后,林蓉的情绪刚有些好转,苗桂花就咳嗽一声,劝道:“蓉蓉,大牛的身体有毛病,可你没毛病,换个男人照样能生,所以,你可不能认命。”


“妈,你说啥?”林蓉一愣,皱眉道:“啥叫换个人?”


“就是……就是找个别的男人替大牛跟你……”苗桂花毕竟也是个女人,虽然年纪比较大,是个过来人,但是提起这茬儿,她也禁不住老脸微红,难以启齿。

苗桂花的话只说了一半,而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说白了,就是让林蓉去跟别的男人睡觉。借别人的种,把她的肚子搞大,然后让牛奋来当这个免费的爹。

“不行!绝对不行!”

林蓉真是被苗桂花这个近乎疯狂的想法给吓到了,脸色刷的一变。身体也跟着一阵颤栗,想也不想就断然拒绝,使劲摇头道:“妈,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你急着抱孙子。想给老牛家延续香火,给大牛死去的爹一个交代,这我都能理解,可你……你怎么能让我做对不起大牛的事?”

“妈呀。你这是要闹哪般?”同样,听到苗桂花的提议以后,震惊的还有躲在林蓉被窝儿里的牛根。

有那么一个瞬间,牛根真想掀开被子和苗桂花讲讲理。说叨说叨,可试了几试,他都没敢。

然而,牛根没有料到的是。更让他惊掉下巴的事还在后面。

“蓉蓉,你先别急,听妈把话说完……”

借.种这样的想法过于疯狂,苗桂花早就料到林蓉不会轻易接受。于是伸手抓住林蓉的肩膀,一边安抚她激动的情绪,一边继续劝道:“妈想让你找个男人,借个种。生个孙子不假,但是你放心,妈不会让你随随便便的找个男人。”

话到此处,苗桂花稍微犹豫一下,似有意似无意的瞄了眼被牛根撑起来的那个蒙古包,小声说道:“其实……其实妈已经想好了,大牛不行,就让小牛顶上,反正他们两个是亲兄弟,不管谁上,那都是咱们老牛家的种儿……”

小……小牛?

小牛这两个字说出口,林蓉再一次被苗桂花的话吓到了,脸一黑,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的身体猛地一颤,夹紧了双腿。

“呃!”

牛根的脖子被林蓉的双腿夹着,在被窝儿里藏了半天,本来就憋得够呛,林蓉这一夹不打紧,他猝不及防,顿时被夹得脖子一阵生疼,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哼出了声。

声音不大,却清晰可闻。

“蓉蓉,你这是?”很明显,苗桂花也听见了牛根的哼声,说着,再次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林蓉床上拱起的那个蒙古包。

“没……没什么。”

林蓉后背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咳嗽一声,急忙搪塞道:“我的肚子实在太难受了,刚才就已经跑了好几趟厕所,估计是跑的次数多了,肚子有些空,所以……”

“哦,原来是这样。”

没等林蓉说完,苗桂花就恍然的点了点头,而脸上却是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伸出右手,关心道:“你这样难受着可不行,要不,让妈给你揉揉?”

“不……不用。”

林蓉一把抓住苗桂花就要摸上蒙古包的右手,阻拦道:“我现在好多了,待会儿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妈,你不用担心。”

“那好吧。”苗桂花很是识趣的停了手,而脸上那种玩味的笑意却更加浓郁了,显然是猜到了什么,转而问道:“蓉蓉,那妈刚才给你说的事?”

“妈,那事真的不行。”林蓉脸红耳赤,依旧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