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头条 >

她的紧致让他闷哼出薛柏,扶住坐下汁水四溅|林建

2019-09-28 12:59

此时此刻,赵东已然逐渐恢复了一些意识,听到欧阳羽和雷虎之间的对话,他顿时脸色大变,心说这下完了,彻底完了!


不等雷虎有所表示,赵东抢先一步跪倒在地,磕头如同捣蒜一般:“虎哥,我……我真不知道那个臭婆……呃……那个阿姨是羽哥的母亲啊!我……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我该死……我不是人……我该死……”


赵东一边说,一边不住地抽自己耳光,很快,他的脸颊便肿起了老高。


“草泥马的!”


雷虎丝毫没有护短,上前一脚将赵东踢倒在地,气急败坏地骂道:“你特么的吃了熊心豹子胆!连羽儿的养母也敢欺负?雷某平日里是怎么教导你们的?出来混,最看重的是一个‘义’字!像你这种不仁不义之徒,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赵东倒在地上苦苦哀求着:“虎哥,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雷虎转而看向欧阳羽:“兄弟,没说的!这件事是他的不对!要杀要剐全凭你愿,雷某绝不阻拦!”


甭说欧阳羽原本就没打算要赵东的命,就算他有这个念头,恐怕现在也不能那么做了。


赵东虽然可恨,但他毕竟是雷虎的人,而雷虎是自己昔日的大哥。


俗话说得好,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不是吗?


虽说如今欧阳羽的实力,早已经胜过了雷虎百倍,但他阔别多年重回尚海市,求的就是一个安稳的生活。


更何况,就算要了赵东的命,于他也没有任何的好处,不如索性顺水推舟,卖给雷虎一个人情。


于是,欧阳羽轻轻摇了摇头:“算了算了,我刚才已经教训他了,又何必置他于死地呢?再者说,像他这种不仁不义之徒,杀了他,只会脏了我的手!”


雷虎听后连连点头,转而狠狠地瞪着赵东:“臭小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磕头谢恩?”


“多谢羽哥不杀之恩……多谢羽哥不杀之恩……”赵东跪倒在地,对欧阳羽毕恭毕敬磕了几个响头。


“带着你的人滚吧!从今往后,你不是雷某的人了,不许你再在雷某的地盘上出现!否则,见一次打一次!”雷虎摆摆手,仿佛轰赶一只苍蝇一般。


“多谢虎哥网开一面,我这就滚……这就滚……”


赵东一边唯唯诺诺地应着,一边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狼狈地离开了。


虽说失去了雷虎这个大靠山,但总比丢了命强啊?


雷虎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满怀愧疚地说道:“兄弟,真是不好意思,都怪雷某管教无方,害得伯母遭了那么大的罪,雷某对不起你啊!”


欧阳羽摆摆手道:“算了算了,既然事已至此,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万幸的是我养母的腿保住了,否则的话,就算将那小子千刀万剐,也难以抵消我的心头之恨!”


“对对对……”雷虎一边点头,一边对地上躺着的其他小混混喝道,“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道歉?”


众小混混哪里还敢说一个“不”字?纷纷忙不迭给欧阳羽道歉。


欧阳羽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他们也没有把我怎么样,虎哥就不要难为他们了。”


雷虎命令众小混混把房间收拾好,随即对欧阳羽说道:“兄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我带你去包间!咱们哥俩久别重逢,可得好好喝一顿!”


欧阳羽原本打算教训完赵东之后,就回医院陪伴养母李秀兰的。


然而面对雷虎的盛情相邀,他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答应下来……


雷虎带着欧阳羽来到了烈火酒吧最豪华的一间包间,命人取来地下酒窖里珍藏多年的好酒,还配了一些果盘零食。


一番推杯换盏之后,二人的脸上,都有了微微的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