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智库 >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玩弄白浊双腿大开贯穿bl

2019-11-08 17:34

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燕红的哥哥还有父母,这下可坏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只见燕红大哥怒冲冲的向我走来,拳头被握的咯吱直响,进了房间二话不说就一拳挥来。

拳风在我耳边响起,声音顺着听觉细胞传入大脑,燕红大哥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的大脑中,他的动作也被分解成了慢动作,我轻而易举的躲开了他的拳头,同时一拳打出去。


直直的打在了他的鼻梁上,燕红大哥嘭的一声跌坐在地上,半天都没爬起来。


“哎呀,韩大夫,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啊!你这…你这…”燕红的父亲用手颤抖的指着我。


“我…”


“燕红啊,你这是在干什么啊?这马上就要结婚了,你让人家怎么说我们啊。”燕红的母亲咬着牙说道。


“娘…是…是韩大夫强迫我的,不是我愿意的。”


“什么?你说什么?”我扭头看着坐在病床上的燕红,一脸的不可思议。


“妹啊,你把话说明白,是不是这个小子强迫你的。”燕红大哥借机插言道。


我冷冷的看了一眼目光闪躲的燕红,如果这个时候我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话,那就真是个二傻子了。


这明显就是一个局,一个针对我的局!


或许燕红真的是要和林二狗结婚了,但是什么不想嫁给林二狗,什么让我救救她这些不过都是骗我的而已,而我竟然还傻傻的上当了。


在市医院的时候我已经吃过了一次女人的亏,没想到回到村里之后竟然会第二次吃这样的亏。


我真不知道该说自己什么好了。


此刻的燕红爹娘见此也是在门外嚎叫了起来,仿佛恨不得全村的人都知道一样。


一时间闻声赶来的村民将我这小小的诊所包围的是水泄不通,而此时的燕红哭的更加厉害了,村民们在门外议论纷纷,更是对我指指点点,而我却百口难辨!


我看着燕红希望她能说点什么,


可是燕红没有看我,也没有动作,只捂着脸一个劲的哭。


就在我忍不住想要大声质问她的时候,突然燕红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韩大哥对不起,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啊,我哥欠了隔壁村田大夫二十万,是田大夫比我们这么做的,对不起……”


听见燕红的心声,我终于明白病根在哪了,虽然是隔壁村的,但那个田大夫的名声我多多少少听到过一些。


那田大夫根本不是什么正经大夫,就是个无赖和村霸,借着看病的缘故糟蹋了不少女人。


只是有一点我想不通,我才刚回村没多久,与这田大夫近日无仇往日无怨的,他为何要对付我?


但此时已经由不得我多想,因为就算我把真相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只怕这个闷亏我吃定了。


随着村里人越围越多,最后连村长也来了。村长大致的了解了一下情况狠狠的看着我说道:“韩哲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呢?你对得起老韩大夫吗?罢了,看在老韩的面子上就不把你送进局子里了,赶紧收拾东西,离开村子吧。”


什么?这就要把我赶出村子?这决定做的也太草率了吧!


我正想争辩两句,却见燕红哥又提着拳头向我冲了过来,我赶忙躲开。


有了村长撑腰让燕红爹娘也变本加厉了起来,哭喊着就要砸了我这药店,这可是爷爷留给我的东西,谁动一下我一定跟他拼命!


“燕红你说句话啊!”我怒吼着。


燕红身子一颤哭的更凶了,这时我无意间瞥到了人群里刘英的身影。


我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刘英刚刚可一直都在诊室里,发生了什么她应该有听到才对。


她一定可以给我证明。


何况再怎么说刘英也是村长夫人,说话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威望吧,我连忙把求助的视线投向了刘英,却见她一愣,然后转身跑了……


“……”我苦笑了一声,感觉有些心痛,没想到不仅城里人,人心险恶,这穷山村里的人也不遑多让。


就在我下定决心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燕红的爹娘,我一直以为他们是本本分分的人,原来是我把人想的太善良了。


“叔,婶凭良心讲我对你们对你家燕红不好吗?”


燕红爹娘低着头不说话,我失望的移开了眼,转身准备去收拾东西走人。


“嘭”的一声响,我忙转身看到竟是燕红娘突然倒在了地上浑身抽搐脸色苍白。


我正想上去救人,却又止步了,他们的死活与我何干?


“妈!”燕红一声惊叫,村民们也都哗啦啦的围了上来。


见我站一旁不动,燕红爹一把拉住我的手臂急道:“韩医生,快。快救人啊”


救人?这不是搞笑呢吗?


刚刚把我坑的那么惨,现在燕红娘突然倒下了却又要我赶紧救人,真拿我当傻子玩呢!


“对不起,我已经不是咱们村的人了,你们另请高明吧!”

燕红爹听我这么一说也是明白了我的意思,直接跪了下去说“韩医生我说出真相,求求你救救俺婆娘吧!”


“爹你不能说啊!”一旁的燕红哥大声吼道。


“你给我闭嘴。”


我冷冷看着他们父子,也不催促,反正时间拖得越久燕红娘越危险,该着急的不是我,而是他们。


“韩医生都是那个田大夫逼我们这么做的,阿坤欠了人20万,我们那里还的起啊,田大夫就说只要我们帮他把你赶出村子,就可以少还一些,所以,我们就……”


“就不顾自己闺女的名声,合着外人来害我?”


燕红爹被我一句话问的面红耳赤。


大家伙一听总算是明白了,却没有一个人来道歉,都窸窸窣窣的离开了,我看到村长也黑着一张脸走了。


我叫留下的几个村民帮着把燕红娘抬到诊室去,我拿出爷爷留给我的针,对着几个大穴刺了进去,接着便用手安抚顺气。


几分钟之后就清醒了过来,然后便是一阵哭嚎,我听着烦,赶紧拿了几服药放在燕红爹手中叮嘱了几句,之后就把所有人都赶出了诊所。


希望他们好自为之吧,至于那田大夫是什么意思,明天我定会登门拜访。


.......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随便洗漱了一下,就收拾收拾往隔壁村走去,


这个田大夫我并不熟悉,也不怎么来这个村子,所以打听了一路才找到田大夫的家。


大门时敞开的,我直接就进去了,正要开口喊人,却听到了一阵阵喘息声。


我愣怔了一下,蹑手蹑手的靠近诊室的窗子。


透过窗口看见一个满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正在对着一女人动手动脚。


女人的商议敞开着,露出了红色的蕾丝罩罩,田大夫拿着听诊器竟手贴在了女人的丰满得胸上。


女人脸红的推拒着他,却听田大夫淫笑一声,一把握住了女人,狠狠的揉捏起来。


“啊~”女人浪叫一声,田大夫猴急的将她扑倒在床上,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女人配合的脱掉了上衣,田大夫撩起她的裙子。


我清晰地看到那女人的裙下竟然什么都没穿!白花花的屁股下是幽深的沟壑,


我呼吸一滞,只感到欲火焚身,像赶紧走,可是身体却有些不受控制的定在了这里,此时两人已经开始激战了。


女人把屁股翘的老高,不停地扭动着,可身后的男人却半天找不着门,女人急了起身将人推到,直接坐了上去。


我看着那女子挺满玉立,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些画面,仿佛被压在身下的男人就是我,弄的这女子嗷嗷直叫。


我连忙的掐了自己一下,这都什么时候了胡思乱想什么?


此时那女子叫声也越来越大身体也随着一阵颤抖停了下来,我本以为这就完事了,谁知道那田大夫起身又压在了女人身上。


接着露出了一口大黄牙亲了过去,看到这幕我都有些想吐了,真是不知道这女人怎么接受的了。


两人来来回回换了好几个姿势,就在我以为终于要结束的时候,田大夫竟然突然抱着女子走到了窗户面前,吓的我直接蹲了下去。


“撅好了,使劲叫!”


靠!还真会玩,这叫声不得惊动了其他人啊!


“啪啪啪...”


他们在上面做我在下面听的那叫一个难受!用手紧紧的掐着下面感觉要爆炸了一样。


“啊啊~~”


那女子一阵浪叫,卧槽你还能再淫一点么。


一阵狂风暴雨之后终于没声了。


我偷偷起身看进去,却与那女人的视线撞了个正着,女人的神色一顿,很快恢复过来,冲着我舔了舔殷红的小嘴。


这..这不是我们村长儿媳妇嘛!我说怎么觉得有些熟悉。


听说这村长儿子那方面不行,这儿媳妇怕不是欲求不满?


此时我有些怀疑了,村长儿媳妇怎么跟田大夫搞在了一起,而且这让我想起了昨天村长那不寻常的表现,难不成他们之间有什么猫腻?我的直觉告诉我此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村长与这田大夫之间似乎有种微妙的关系,如果此时贸然质问田大夫,只怕会落尽他们的算计中。


我考虑了一会,最后决定还是先离开吧!


我又在附近的林子转了转,看看有没有能用的药草,等我活到家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呼”我长舒了一口气,准备洗个澡就去休息。


在我换好衣服准备洗澡的时候却从门外传来了阵阵敲门声,谁啊这是,这么晚来。


“来了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