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点评 >

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那一晚我被两个外国人

2019-09-28 12:57

程云说着端起碗筷,转身往外走去。

女侠连忙跟上。

刚走到楼梯上,外面忽然传来大喇叭声:“恭喜益州市**中学2017年共考取一本考生**人,一本升学率为**,隔壁**中学一本升学率才**”

程云忽然一愣,今天貌似是28号!

他面色瞬间变了。

按益州的规定,28号中午12点前截止志愿填报,而现在

他连忙摸出手机看了看。

刚到13点!

也就是说程烟已经完成了志愿填报!

以程烟的性格断然不会出岔子,而她的成绩貌似也无须担忧。可联系起她今早上和中午的反常,程云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见他站在这里不动,面色又阴晴不定,殷女侠不禁皱眉问道:“怎么了?”

“没!”程云摆了摆手,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摸出手机,给程烟打电话。

响了一遍,无人接听。

程云再打了一遍,程烟才接了。

程云连忙道:“喂,程烟。”

程烟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下,才淡淡嗯了一声,说:“有什么事就快点说,我在卧推呢!”

程云问:“你志愿已经填了吧?”

“废话!”

“我这是关心你!”程云有些气,“怎么能叫废话呢?”

“现在志愿填报已经截止了,我要是还没填的话,等着重读吗?”程烟冷冷的,“这不是废话是什么?”

“那你填的哪所学校?”

“不不劳烦你操心。”程烟语气中透着些心虚。

“你这什么态度!我是你哥哥,也是你现在的监护人!填志愿这么大的事,你不和我商量一下我也不说什么。我知道你从小到大都很有主见,你心里也有数,可我连问一下的资格都没有吗?”

程烟沉默了下,才弱弱道:“既然我心里都有数了,你还问我干嘛”

“特么我心里没数啊!”

“又不是你填志愿,也不是你上大学。”

“到底填的哪?”程云心里一沉,“不会不是清华北大吧?武大?复旦?浙大?”

“益大”

“啥?”程云一愣,“你再说一遍!?”

程烟又沉默了下,才说:“益大,益州大学,好了,我要挂电话了。”

“不准挂!”程云顿时大吼出来,把身边的殷女侠吓了一跳。

程烟果真没挂,但也没说话。

程云也站在房门口,一手举着电话,一手拿着卡却没刷门进去,两人仿佛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沉默了许久,程云深吸了一口气,才用斩钉截铁的语气说:“你现在给我回来!”

“不!”程烟如是回答。

“呼!”程云深吸了一口气,程烟这个回答不出他的预料,但他依旧竭力拿出一家之主的威严,“那你现在在哪?我来找你。”

“不告诉你!”

“卡菲健身房是吧?你等着,我马上过来。”程云沉声说道。

程烟没有回答他。

于是程云挂了电话,拿着卡滴滴两声开了门,将女侠扔了进去,说:“你就在这,我出去办点事,晚点回来!”

“你去哪!是不是有麻烦了?”殷女侠连忙问道,接着自告奋勇的拍胸脯道,“我和你一起去!听老法爷说你们这个世界的人身体其实很弱的,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法术,这样的话我不是吹牛啊,就今天出去吃面看见的那些人,我能打一万个!诶等等我的刀在你寝宫里还没拿出来!”

程云一把拉住了她。

顺便把自己拉了个趔趄!

好不容易站直了,他严肃的说:“不是去打架,你就在房里,等我回来。”

女侠愣了,接着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你是不是不把我当兄弟啊!”

“”程云无语,“我是去找我那不听话的妹妹,家事而已,你跟在后面拿把大砍刀像什么话!”

“这样啊!”女侠将信将疑。

经过这么一番闹剧,程云也冷静了一点了,进房给女侠打开电视机。为了让她更快速的了解这个世界,程云放的是新闻类节目中更加接地气、信息更加碎片化的地区新闻――益州新闻。

接着,他在女侠还呆呆看着电视屏幕时,便迅速开门出去了。

卡菲健身房离程云家很近,但和宾馆是相反的方向,他花了二十分钟才到那里。

程云刚刚走进健身房,准备给程烟打个电话然后在休息区等她呢,就只听后面传来一道夹杂着惊讶的喊声:“程云?”

他转过头,也愣了:“潘诗梦?”

“我我是不是听错了,怎么感觉你刚才犹豫了一下呢?”潘诗梦假意皱了皱眉,然后喜笑颜开,“好久不见了,大兄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

“是啊,挺巧的。”程云有点尴尬的说道,他刚才是真的差点没认出来。

潘诗梦穿着一身贴身的运动装,脚下一双运动鞋,原来就很不错的身材现在比例更好了。而她扎着单马尾,头发染了一下,化着传说中的斩男妆,活脱脱一个爱运动的素颜美女,清爽漂亮。

“你毕业之后咱们就没见过了吧,听说你和唐师姐分手了?”

“额分手挺久了。”

“挺可惜的。”潘诗梦本来挺想叙叙旧的,但看出程云似乎兴致缺乏,她便问道,“你过来健身?以前也没看见你啊。”

“我是过来找我妹妹的,她在这里面。”程云说着摸出手机,“我打电话叫她出来。”

“那好吧。”潘诗梦说着,竟走进了旁边的前台,然后看向程云。

她是益大体育系的,程云比她高一个级,当初程云和体育系几个人经常一起打球,因而和她认识。她其实对帅气的程云挺有好感的,可惜那会儿的程云有女朋友,而她等了一段时间,也没看出他们有分手的意思,便放弃了。而现在程云已经和他前女友分手了,可她却已经有了新男朋友了。

一瞬间脑补了一大堆的小姑娘露出些许遗憾神色,又抬头看向程云,却发现程云也正在看着自己。

她顿时惊了一下,脸色绯红,心如小鹿乱撞,心乱刹那乱想着――

也不知道他以前知不知道自己喜欢他,万一他现在没了女朋友过来想勾搭自己,自己应该怎样拒绝才能表现出自己的委婉大方又维持住自己在他心中的乖巧形象呢

果然,她看见程云向她走了过来。

她甚至低下了头。

接着程云温和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那个,诗梦啊”

哇这么亲热的称呼!

潘诗梦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了!

“我妹妹不接我电话,你可以帮我进去找一找她吗?我真的挺急的。”程云实在是生气,那丫头不止拿高考志愿当儿戏,甚至现在还不接他电话!

潘诗梦:“”

“如果麻烦的话就算了。”程云尴尬道。

“没有的事!”潘诗梦连忙道,“你直接进去就好了,反正这儿只有我一个人守着,你快点出来就可以了。”

“那就麻烦你了!”程云没有多说,头也不回的往里走去。

刚走进健身房,他就看见了程烟――

程烟此时穿着一条黑色带白色边缘的运动短裤,下面是一双修长笔直的腿,少女的皮肤白嫩嫩的。上身则穿着一件短小的运动背心,露出不带一丝赘肉的腰肢,线条优美的锁骨、脖颈与手臂。脚下踩着一双亚瑟士的跑步鞋,感觉随便拿手机拍一张就能上杂质封面或在网上疯传了。

果然,她态度即使再不好,也是不会让自己白跑一趟的。

程云加快了步伐走过去。

程烟正戴着拳击手套,站在沙袋边,似乎正在练搏击。

她也看见了程云,但瞬间就收回了目光,继续看向面前的沙袋,身体一扭再挥出一拳,打出砰的一声闷响。

旁边不少健身的男女都在看她,男的还好一点,最多是偷看,女的就完全是光明正大了,甚至有拿出手机假装自拍然后偷偷将她框入镜的。

程云走近,看见她戴着耳机,手机就插在裤兜里,不由顿时皱起了眉头,问道:“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看你和门口那位美女聊得挺热火的!多给你留一点时间,免得打扰到你泡妞。”程烟没有看他,而是死死盯着沙袋,又忽的出了一记直拳,接着才道,“程云你倒是长能耐了啊!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居然就能将健身房的接待美眉给勾搭上,还让人家心甘情愿冒着风险把你放进来!”

“少给我转移注意力!”程云完全忽视了她的话,“你脑子是不是抽了,为什么填益大?”

“我填哪是我的自由!”程烟说,“呵,你好像比我还紧张。”

“我能不紧张吗!?”程云下意识的提高了音量,当发现自己引来了旁边人的注意力之后,才又将声音压低下去,“我是你哥!你唯一的监护人!”

“少来,我刚还看你泡妞呢!”程烟眼神如电,出拳亦如电!

砰的一声!沙袋一晃!

“那是我大学同学。”程云实在无奈。

“呵!我和她也聊过几句,她大学还没毕业呢!”程烟扭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你又该说她是你的师妹了吧?”

“我特么”程云无言以对,“好,就算我勾搭妹子,又关你什么事啊!”

“我填志愿也不关你事!”程烟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打出一记勾拳。

“可你为什么啊!脑子抽了吗?益大和清华北大差别那么大,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程云说着,“你以前不一直很想去燕京吗?”

“离家太远了,水土不服!”程烟冷冷道。

“你不去爬八达岭长城了?”

“人太多了,双脚离地都能走完全程,怕被人吃豆腐!”程烟继续冷冷道,“等我有钱了自己去,去金山岭、司马台。”

“那你的涮羊肉呢?”

“一股羊膻味儿!”

“烤鸭呢!全聚德啊!”

“那也不能天天吃烤鸭啊,北方的菜我也吃不惯。”程烟说着,怕他继续追问下去,于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还说我呢!你呢?你以前不是一直想当一名光荣的刑警吗?现在还不是和一条咸鱼似的,混吃等死!”

“你还记得呢。”程云莫名有些尴尬,“小时候的事了,怎么能算呢。”

“我那也是小时候的想法。”

“你现在也还小呢!”程云翻了个白眼,莫名其妙的气都消了大半了,真是气人,“那你这样让我怎么向爸妈交代啊!”

“他们?”程烟眼神略微柔和下来,却又嗤笑一声,“咱妈一向尊重我的意见,咱爸嘛他那什么都随便、无所谓的性格,你觉得他会管我吗?你还是别闲操心了!”

“”程云彻底无言以对。

这时程烟才停了下来,松了口气,抬起手用牙齿咬着撕开拳击手套的魔术贴,将一只手套脱了下来,接着才正常的脱下另一只手套。

“你去外面等我吧,我先去洗个澡把衣服换回来。”程烟甩下手套,往淋浴室走去。

“唉。”程云深深叹了口气。

恍惚间他又想起了高考前夕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晚饭的光景,那天晚上正好聊到程烟的未来。

程烟隐晦表示,她想去燕京上大学,所以只要分数够高,不是清华就是北大。

程云一直对自家妹妹的成绩很有信心。

安教授则有点心急,因为程烟迟迟拿不准自己想去哪所大学,为此没能被特招,也错过了自主招生的机会。而这两次机会都是能大大降低她高考风险的。

反倒是程烟十分淡定。

程教授更加淡定。

当时安教授如是问他:“你对清华和北大两所学校有什么看法?”

程教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答道:“都差不多嘛,无所谓,随便填一所嘛!”

程云也如今天一样无语,说道:“这可关系到你女儿今后的一生诶,你就不能给点参考意见吗?怎么什么都是随便随便,难道当初你娶老妈的时候也是随便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