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点评 >

嗯嗯不要插了太深了/爱爱招式99绝技

2019-10-01 09:23

柳文兵最近做梦都想把王老板家的小娇妻给睡了。


他年纪越大,那方面的渴望就越强烈,自从十年前和女友分手后,就一心只为赚钱,到现在快憋不住了。


他年轻时候做过赤脚医生,现在是城里的老神棍,平日里爱忽悠,信的人越来越多,人到中年,结果混出了名堂。


现在的客户王老板房事不行,托人介绍请柳文兵来“气功养生”,一个疗程一个月,这期间就暂住在王老板的三层别墅里了。


可不巧,第二天王老板接到一单大生意,去外地出差了,家里便只剩下柳文兵和小娇妻二人。


那小娇妻名叫花新蕾,人如其名,妩媚如花,柳文兵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嫩啊,如雪的肌肤吹弹可破,走起路来翘臀两瓣交互上下着,把柳文兵看得心里痒痒的。


这天晚上,柳文兵早早躺下了,但翻来覆去睡不着,因为那玩意涨得难受,他只能趴着煎熬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谁啊?”柳文兵轻声问。


“是我啊,柳大夫。”门外有个女人焦急的喊道。


柳文兵闻言心下一跳,赶紧跳下床,跑去把卧室的门打开了。


只见门口站着的赫然是花新蕾,她现在正穿着一件宽松的花式长袍睡衣,可能来得匆忙,睡衣没有整理好,胸前比较凌乱,露出幽深的线条。


隔着半米远,柳文兵还能闻到从那里飘来一股让他魔怔的芳香。


柳文兵忍不住咽了一把口水,心里像是蚂蚁乱爬一般,但还得装作一本正经的问道:“小蕾啊你怎么从楼上下来了,有什么事好好说。”


花新蕾忽然脸红到了耳根,伸手指向了柳文兵的裤子。


柳文兵下意识低头一看,发现原来他现在穿着一件红色的裤衩,正是二月龙抬头。


“外行人看热闹,实不相瞒我是为了保持功力,常年不近女色,所以才会这样的。”柳文兵含笑道。


花新蕾似乎看得有些出神,还轻咬润唇。


一会儿反应过来后,她急忙解释道:“我身上出现问题了,你快帮我看看。”


“哪里?”柳文兵有些激动的问。


“这儿。”花新蕾说着,便将睡衣往上一撩,露出白花花的大腿来。


那腿可真美啊,柳文兵看痴了,他以前只在电视里看见过走舞台的模特们有这么美的腿,粉嫩粉嫩的,要是能亲上一口该多好啊。


花新蕾的左边大腿内侧有一红点,好像藏在皮里的,不是被蚊虫咬的。


柳文兵弯腰靠近点查看,目光却不由自主的从红点那里往上移,发现花新蕾的两腿夹缝里露出一抹紫色,还勒得紧紧的,这让柳文兵血管瞬间扩张起来。


“怎样了?”花新蕾追问道。


“痒吗?”柳文兵面色一正。


“不痒,但是好吓人,明明白天的时候还没有,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啊?”花新蕾面色担忧。


柳文兵老江湖了,便猜到这是小血管扩张导致的过敏症状,服用点抗过敏的药物就好了。


如果是以前,他会胡乱卖些“神丹妙药”,赚点小钱。但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他红着眼睛盯着眼前的美人儿,心里有了想法。



第二章深闺怨妇


“你体内阴毒过多,汇聚在一起,蕴藏在皮下,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一旦阴毒爆发,将全身溃烂而死。”柳文兵面色凝重的说道。


花新蕾闻言面色煞白,急忙道:“真的假的,你可别骗我啊?”


“哎,王老板那方面不行,却牵累到你,你阴盛阳衰才得的病啊。”柳文兵怜悯的说道。


“不可能吧,虽然他是不行,但我……我……”花新蕾说到这里变得结巴起来,娇躯抖得厉害,尤其是她那嫩如葱根的右手中指,抖得像是触电似的。


柳文兵见状便明白了,看来这小娇妻没少自我解决啊。


太可怜啊,这么美的女人怎么能浪费呢?柳文兵两眼变得猩红起来。


于是他故作神秘的道:“男欢女爱讲究的是阴阳平衡,男女双方缺少哪一方都不行,时间久了气场大乱,身体肯定会出现大问题的。”


“哎呀你别说了,快帮我治啊。”花新蕾害怕的道。


“你先坐下来,我给你涂点药水,控制下病情。”柳文兵微笑道,然后赶紧转过身去,从床底取出他的行李箱,打开翻找起来。


花新蕾走到椅子旁坐下来,惴惴不安的等待着,白白的大腿合得紧紧的。


柳文兵回头望去,眼睛看直了,心道别看花新蕾的大腿那么白嫩纤细,但脂肪含量少,很有弹性,如果用来夹我的……柳文兵不由咽了一把响亮的口水。


“好了没有柳大夫?”花新蕾催促道。


“我这就给你涂药。”柳文兵面色一正,便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玻璃瓶。


他倒出药水,放在手掌上摩擦,然后走到花新蕾面前,半蹲下来,就要往花新蕾白嫩的大腿摸去。


花新蕾心里有些纠结,毕竟红点长在左边的大腿内侧,属于敏感地带,怎么能给男人乱摸呢?但是她一想到病情严重,而眼前的柳大夫又是颇有名望,应该不会骗她,便暂时放下了戒心。


柳文兵心里激动得要命,两手一摸上花新蕾白皙的大腿,便迫不及待的上下摩擦起来,滑腻的触感从手掌传递到柳文兵的心脏,让他身心颤粟不已。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花新蕾的娇躯抖得更厉害了,两腿不由自主的夹得更紧了,一下子就把柳文兵的双手都夹在了腿间。


“小蕾啊,我的手动不了,你松开点吧。”柳文兵急忙道。


“只涂红点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要涂那么多地方?”花新蕾脸红到了耳根。


“因为你的病情很严重,阴毒已经从红点扩散到周围了,所以一定要涂到啊。”柳文兵厚着脸皮说道。


“啊?”花新蕾惊慌失措。


“不好!阴毒往上升了,再拖下去可能就要动手术。”柳文兵故意惊叫道。


花新蕾此刻六神无主,被柳文兵连骗带吓之下,便不由自主的重新张开了美腿。


柳文兵两眼发光,右手顺着花新蕾左腿内侧往上滑去,很快滑到顶了!


花新蕾羞涩之下,急忙用手捂住了两腿间的紫色小丁,脸上表情产生了抗拒。


柳文兵眯起了眼睛,知道想要让这个娇嫩的深闺怨妇就范的话,得先把她的道德心一点点的扒光。



第三章乖乖听话


柳文兵于是立起中指,在花新蕾左腿边缝上来回的轻抚着。


他这指功非凡,力道控制得恰到好处,在粘着药水的情况下,更加滑腻。


花新蕾先是感到有无数暖流划过,随后一阵酥麻,险些坐不稳了。


“嗯……”花新蕾咿嘤一声,柳眉拧起,美眸紧闭。


她的两手不由自主的从紫色小丁上放下来,旁边冒出了露水般的香汗。


柳文兵见状心潮澎湃起来,心想这女人虽然心理还有些抗拒,但寂寞的身体却在迎合了。


他偷偷的将指尖往那片肥美的禁地按了下去。


隔着布条都能感觉到,柔软而温热,还有些滋润!


“啊!”花新蕾尖叫起来,身体抽搐一番,弯腰低头,长发垂摆得像是洒泻而下的瀑布。


她重新抬起头,面红耳赤,羞怒交叉,两腿还在发抖着。


“怎么了小蕾?”柳文兵两眼清澈如水,不夹一丝杂念。


花新蕾见状一愣,以为柳文兵刚才不是有意的,便生不起气来了。


不过,当柳文兵想要重新帮花新蕾“涂药”的时候,花新蕾却吃力的将柳文兵的手推开了。


“我自己涂好了。”花新蕾羞答答的道。


“你可要想好啊,你这病很严重,而涂药的手法充满玄机,不是你们这些普通人能领悟到的,万一耽误了你的病情那我真过意不去啊。”柳文兵脸皮厚到家了。


“还是算了。”花新蕾红着脸夺过玻璃瓶,然后快速起身,迈起小碎步逃跑了。


她跑起来颤颤巍巍的,藏在宽松睡袍里的美臀,惊艳得像是一座隆起的小山坡。


柳文兵痴痴看着,直到花新蕾的背影消失,他仍意犹未尽。


不过,他也不担心计划会泡汤,因为刚才他留了后招。


一个小时后……


“柳大夫我不行了,快开门啊。”花新蕾不断敲打着房门。


“来了。”柳文兵急忙把门打开了。


只见花新蕾站都站不直了,娇喘吁吁,两手还时不时在左腿上抓着,大腿内侧红扑扑的,上面还有两三道淡淡的抓痕。


柳文兵看得口干舌燥起来。


“本来不痒的,怎么变痒了啊?”花新蕾急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柳文兵见状会心一笑,其实玻璃瓶里装的根本不是什么药水,只是普通的清水而已。


而之前柳文兵在花新蕾腿上不断搓着,催生热气,加速了过敏反应。


“刚才我已经劝你了,只有我的独门手法才有效果,可你就是不听,现在阴毒开始发作了,不过这只是初期,还能补救。”柳文兵摇头叹道。


“我错了,希望你能继续帮我治疗。”花新蕾面露悔意。


“现在阴毒扩散,涂大腿没用了。”柳文兵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要涂哪儿?”


“臀部。”


“什么?”


“要是晚了,只能截肢了。”


“我听,我听话,你快帮帮我吧。”花新蕾吓得花容失色。


“趴到床上去,背对着我啊。”柳文兵激动的说。


花新蕾急忙小跑过来,上半身趴到床垫上,两腿站到地上,再主动的将美臀微微抬起。


柳文兵伸出发抖的手,抓住了花新蕾的睡袍,快速往上翻到了腰间。



第四章手段


映在柳文兵眼里的是一片雪白的弧丘,肥美圆润,中间有一条紫色性感的丁字裤细布,将雪丘隔成两瓣。


柳文兵看得垂涎三尺,这是又圆又翘的球型臀啊,难怪花新蕾走起路来的时候,美臀两瓣会交互上下的,让人心脏快受不了。


柳文兵以前是赤脚医生,熟读皇帝内经,会阅女之术,知道这种圆形臀的女人充满了挑战精神,活力十足,无拘无束。爱情上总是积极主动,思想上放得很开,在啪啪方面也是主动而干脆的。


既然知道花新蕾是这种女人,那柳文兵就更有信心去调教了。


不过,柳文兵也知道要先取得小少妇的信任,才好办事,他于是装作很正经的转过身去,打开皮箱调起药水来。


这次他在清水里加了抗过敏的西药。


做完这些后,柳文兵回过头来,发现花新蕾正往后伸出两手,抓起了美臀,那片雪白上多了几道红痕,姿势诱人啊。


“我说的没错吧?阴毒已经蔓延到身后了。”柳文兵摇头叹道。


“你不要这样光看着啊,快帮我治疗。”花新蕾害羞的说。


“我这就来。”柳文兵急忙跑过去,将药水倒在两手上,毫不客气的对着那片雪丘按了下去,再揉捏起来。


花新蕾随之哆嗦了一番,脸红到了脖颈,羞得将脸埋到了胳膊间,不敢往后看了。


原本雪丘是冰凉的,在柳文兵不断按摩之下,逐渐微热起来。


花新蕾时不时发出哼唧声,声音很小,显然是刻意压抑住了。


不过这让柳文兵惊喜交叉,因为他知道这个小少妇有了反应,有了鼓励后,柳文兵两手放得更开了。


他毫不客气的抓住雪丘两瓣,快速搅拌起来,再交互上下的狂甩着。


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柳文兵晃花了眼,他心跳得越来越快,手上的劲也越来越大。


“不行了,停手,停手啊。”花新蕾尖叫道。


如同一道雷雨声,让柳文兵惊醒了过来。


“怎样了小蕾,好点了没有?”柳文兵一脸关切的问道。


此刻花新蕾的俏脸像是烧红的木炭,羞怒不已,雪丘上粘着点点玉露,不知道是淋漓的香汗,还是涂抹的药水。


不过经过柳文兵这么提醒后,花新蕾这才意识到身上被按摩到的位置居然不痒了。


其实那只是抗过敏药水起作用了。


花新蕾却信以为真,以为柳文兵是诚心诚意的为她治疗,便急忙站起来,将睡袍拉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柳大夫,已经不痒了。”


“还不行,如果不能根治的话,让阴毒反弹,那会更糟糕,最严重的情况可能是,要带你去正规医院做手术,切掉臂部。”柳文兵一脸严肃的说道。


“怎么可能啊?”花新蕾面色煞白。


“忠言逆耳啊,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以前也有几个不听我忠告的病人,现在变得又丑又残废的。”柳文兵叹道。


“那接下来要怎么做呢?”花新蕾慌得六神无主。


柳文兵两眼发光的说道:“要想根治的话,必须用我的纯阳之气为你净化阴毒,达到阴阳平衡的结果。”


“什么是纯阳之气?”花新蕾一头雾水。


“这里。”柳文兵指了指他那已经肿得老高的地方。



第五章治疗


“柳大夫,请你别开玩笑!”花新蕾哆嗦的叫道。


但是她的目光,却在柳文兵的裤间流转着。


柳文兵心里一喜,知道这个女人刚才已经被他勾起了内心的渴望,谁让王老板那方面不行,满足不了这个小娇妻呢?


他于是趁热打铁,正色道:“小蕾你误会我了,我不是想要和你发生关系。我只是要用我的纯阳之气,代替那些药水,为你净化阴毒啊。”


“要怎样净化呢?”花新蕾犹豫的问。


“像刚才那样而已啊。”柳文兵轻声安抚道。


“真的吗?”花新蕾美眸闪烁着。


柳文兵温和的说道:“如果我不是个有本事的人,那王老板也不会请我来帮他气功养生了,那是他信任我,所以也请你相信我好吗?我不会强求你的,行不行你自己选择,但如果错过了治疗时期,那就只能去医院开刀做手术了。”


“好吧,我相信你……”花新蕾说到这里,声音颤粟起来。


柳文兵心中狂跳,但表面装作一本正经的扶着花新蕾重新趴在床上,再将她的睡袍往上撩起,露出身后那片仍残留红晕的雪丘。


花新蕾羞得再次将俏脸埋入胳膊间。


柳文兵心花怒放,赶紧把自己的裤子拉下一半,再将那蓄势待发的温热放在了滑腻的雪丘上。


“嘤……”花新蕾忍不住咿嘤起来,随后赶紧止住了声音,但娇躯还在颤抖不已,看得出来她在强忍着。


柳文兵舒服得轻吐一口浊气,用手和用这地方按摩根本是两种感受啊。


“小蕾啊,我开始净化你的阴毒,你忍着啊。”柳文兵激动的说道。


“嗯。”花新蕾吃力的应了一声。


柳文兵于是带着把子在雪丘上时而转圈,时而轻打,没多久雪丘变得更加光滑了,还黏上了一些透彻的水渍。


没多久,花新蕾忽然扭起了小蛮腰,像是杨柳一般的摇摆起来。


柳文兵心快飞出来了,他知道这小少妇的身体有了反应,是该加一把火了。


“小蕾啊,这个地方已经治好了,接下来要根治啊,我要净化你的腿,就是一开始出现红点的地方,请你一定要认真配合我啊。”柳文兵哆嗦的道。


“好,麻烦……了。”花新蕾喘着气道。


柳文兵的心潮澎湃不已,迫不及待将重点转移到了花新蕾的大腿内侧,然后像是笔刷一样的扫动起来。


花新蕾受到刺激,不禁紧的夹起了两腿。


“噢!”柳文兵惊叫一声。


先前他早就猜到花新蕾两腿脂肪含量少,要是夹起来一定很带劲,没想到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终于体验到这种奇妙了。


同样的,柳文兵似乎玩火自焚了,他藏在内心深处十年的邪火激起燃烧!


他红着眼睛,两手压住花新蕾的两腿,前后左右的扭动了几下,口中不断的念叨着:“好腿”。


“嗯呜……”花新蕾的颤音变成了哭腔。


这像是炸弹一样的在柳文兵心里引爆了,他低吼着将手抓住了雪丘的紫色小丁裤,就要拉下来。

别这样!”花新蕾哽咽叫道,口含秀发的回头望来。


但是柳文兵箭在弦上,哪里听得进?便只顾做自己的。


花新蕾眼中带火,急忙伸手拉住了小丁裤。


然后用她另一只小手费力的推开柳文兵,但是慌乱之间,却不小心碰到了那个滚烫。


“好大。”她顿时花容失色。


在这小少妇的眼神中,夹杂着惊喜和恐惧。


纠结之下,她还是站了起来,拉下睡袍,狼狈的逃出了卧室。


柳文兵这才清醒过来,懊悔不已,知道刚才急于求成了,引起花新蕾的反感,那就要前功尽弃了啊。


“小蕾。”柳文兵追出去,登上了二楼,发现花新蕾的房门是紧闭的,但是里面亮着灯。


柳文兵尝试用手去推门,可是推不开。


“我用我的医德保证,刚才我没有非分之想。”柳文兵厚着脸皮说道。


“治好了吗?”房门里传来花新蕾颤抖的声音。


“好了。”柳文兵轻叹道。


“好的话,那就请柳大夫离开我家吧,我老公去外地出差了,要很久才能回来,你留在我家里也没有用。”花新蕾低声道。


“你果然还是认为我是那种人。”柳文兵面红耳赤的说道,“但是我用我的信誉去保证我不是!好吧,我会顾及你的感受,也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现在就走。”


都发生这种事了,柳文兵还能说得那么大义凛然,他不由得佩服自己的脸皮。


接下来,柳文兵失落的走下楼,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收拾好了行李。


但是他在准备离开别墅的时候,实在不甘心,便抬头对楼上喊道:“小蕾啊,我真走了,但是我担心你啊,虽然治疗过程很重要,但病后的调养更加重要啊,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一定要找我啊!”


花新蕾没有回应。


“只有我才能帮助你……”柳文兵又喊道。


二楼的灯熄灭了。


柳文兵见状两眼一黯,只能提着行李开门出去了。


他连夜赶回家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想的都是花新蕾的事。


白天经营养生馆的时候,他也是无精打采的。


见到的每一个女人,都以为是花新蕾来找他了。


这几天他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像是得了魔怔般。


他知道他爱上了花新蕾,而且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他每天都盯着手机看着,但每一次换来的都是深深的失落。


这段时间里,他重新参悟了放下已久的《黄帝内经》这本古代房中术,并通过中药调理身体,养精蓄锐。


半个月后,柳文兵正在家里吃午餐,忽然有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过来了。


他拿起了电话问道:“喂,你是哪位?”


“柳大夫,是我啊,求你帮帮我,但是在电话里我说不清楚。”花新蕾焦急的喊道。


“小蕾啊你别急,我一直都在的,告诉我你在哪里啊?”柳文兵温柔的说道。


“我在养生馆门口,可是没有营业啊。”


“今天休业一天呢,你可以来我家啊,我就住在养生馆的第三楼。”


“好。”花新蕾同意了。


挂掉电话后,柳文兵激动得发抖,不禁伸手去探了身下的温热,然后自信满满的打开了家门。

大约五分钟后,花新蕾曼妙的身姿出现在了柳文兵的视野里,不过有些奇怪的是,今天天气不是很冷,但是这小妞却穿着一件厚厚的粉色羽绒服。


“小蕾,你真生病了?”柳文兵急忙牵着她的手,拉进屋里。


她的小手是冰冷着的,包裹在羽绒服里的娇躯在瑟瑟发抖。


“医院说我只是得了感冒,但是我吃药吊针都没有好,只能麻烦你了。”花新蕾惊慌的说道。


“我先把把脉。”柳文兵急忙把家门关了,然后搀扶着花新蕾走到客厅的沙发旁,坐下来。


检查一番,柳文兵发现这一回花新蕾是真正的阴盛阳衰导致的症状了。


“难道王老板一直没有回来呵护你吗?”柳文兵一脸责怪的问。


“回来也没有用啊。”花新蕾茫然的说道。


他没用,但是我有用啊,我让你随便用啊!柳文兵真想大声喊出这句话,但他还得装作一本正经的道:“小蕾啊,你终于知道我是真心为你好了吗?”


“上次我错怪你了,求求你帮我啊。”花新蕾含泪道。


“这是阴毒复发,如果你再不好好配合我的话,你活不过一年。”柳文兵吓唬道,其实没有这么严重,至多以后老来多病,身体怕冷罢了。


但是经过一系列病情后,花新蕾已经对柳文兵的本事佩服的五体投地了,这次她不再有怀疑。


“那拜托了。”花新蕾焦急的道。


“我家里条件不是很好,你就将就一点,在沙发上治疗吧。”柳文兵激动的说。


“我要趴下吗?”花新蕾害羞的问。


“阴毒已经蔓延到你的心脏了,所以你才会怕冷。”柳文兵将目光移到了花新蕾跌宕起伏的胸脯上。


“你这是要……”花新蕾明白了。


“嗯,对症下药,必须动到那里才有效。”柳文兵正色道。


在柳文兵的不断忽悠下,花新蕾像是着魔一般的点头同意了。


柳文兵激动的道:“我能脱掉你的衣服吗?”


“我自己来好了。”花新蕾低着头,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剥下来,最后只剩下紫色的胸罩了。


但是她不敢再脱了,虽然胸罩尺寸很大,却将里面的两团尤物勒得紧紧的。


柳文兵看得垂涎不已,便劝道:“摘下来吧,我的纯阳之气才好通过你的皮肤,传递到你的心脉里。”


“我知道了。”花新蕾紧紧的咬着嘴唇,将最后的防护也脱掉了。


那两团雪白立马呼啸而出,香气逼人,在得到解放的瞬间,还晃抖了几下。


那里光滑无暇,连一颗痣都没有,太美太诱人了。


光是这样看着,柳文兵就起了反应,他忸怩的夹起两腿,把不安分的玩意暂时压制下来。


“开始了,你要记住啊小蕾,这次一定要好好配合我,这是最后的治疗机会了。”柳文兵正色道。


“嗯,可……可以了。”花新蕾紧张的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在微抖着,一副任人窄割的模样。


柳文兵心里狂跳,迫不及待的伸出两手,对着两团雪白按了下去。

柳文兵两手触到两团软绵中,从手心传来舒畅感就让他快把持不住了,这滋味真是太棒了啊。


他强忍内心的冲动,开始装着正儿八经的按摩起来。


先是两手同步的揉捏着,再挪到两旁,往里挤去,并上下互动起来。


柳文兵的心血逐渐沸腾起来,后来他把控不在用力过度,抓得扭曲变形。


“呜……”忽然响起一声呜咽。


柳文兵急忙抬头望去,发现花新蕾面色涨红,紧拧柳眉,显然把她弄疼了。


不过,这小少妇在忍耐,说明可以继续下去啊。


柳文兵也知道得把这小少妇内心的欲望给完全挑逗出来,才有机会吃掉她。


柳文兵继续左右开弓,那两团雪白变得逐渐温热、涨红。


最后花新蕾熬不住了,身体软绵绵的背靠在沙发上,连腰都挺不直了。


一会儿她身上香汗淋淋,小嘴微张,并发出轻微的吁声。


柳文兵见状眯起了眼睛,将两手食指依次从球面滑到了两处粉红上。


“啊。”花新蕾惊叫一声,声音绵绵,然后她急忙伸手捂住了胸口。


“小蕾啊,这里连接着心脏的血管,很适合传递阳气啊。”柳文兵两眼放光的道。


花新蕾面露羞涩,结果还是将两手放下来了。


这么简单就同意了?柳文兵惊喜若狂,知道这小少妇的身体开始饥渴了。


那就不客气了,于是柳文兵肆意把玩起那两处粉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