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点评 >

他做完不出来埋在体内,女主文静,男主痞痞_老王

2019-10-02 09:21

我感觉自己有点卑鄙。


过去听到洗澡间里水龙头出水的声音很大,我知道苏春儿肯定是在哭,这让我的心拧着很难受。


苏春儿始终放不下胡汉升,尽管她嘴上说得好听。


我默默地坐在厅里抽烟,突然听到什么砸在地上的声音,我忙站起来跑到浴室门口,脸贴着门关切地问:“春儿,你怎么了?你还好吧?”


“没事,我很好。”苏春儿回了我一句。


二十分钟后,苏春儿裹着浴巾出来,白皙的大长腿还冒着热气,我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


我被勾了起了瘾,很想抱她,但又不敢,因为现在的她太脆弱了,只怕没心情跟我打情骂俏。


苏春儿却似乎怀揣目的而来,她缓缓的趴到了我身上,耳朵贴在我心脏的位置。


这一下把我激动得不行,我忍不住问她说:“春儿,你......你在干嘛?”


“我在听你的心,看它是不是真的爱我。”苏春儿的话让我无语。


就在我想搂她的时候,突然听到她说:“韩哥,你能给我吗?我想要。”她起身眼神坚定的看着我。


“什么?”我都惊呆了。


苏春儿不说话,只拿纤纤玉手把我牵进了我的房间,然后浴巾落下。


我突然就冲动了,抱起她扔到床上......


终于得到她了,我的心情哪是高兴两个字形容得了的。


她想要狠,想要疯狂,我就给她狠,给她疯狂。


在她没力气继续的时候,我就主动。


这一次我很争气,反倒是她受不了了,没半个小就被我弄哭了,但却不肯罢休,逼着我继续。


我心疼得不行,但也只能继续。


我知道我可能只是胡汉升的替代品,或者说只是她报复胡汉升的武器,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她想,我什么都愿意给她。


完事以后,她疲惫地睡着了,我却睡不着觉


太高兴了,我总觉得这一切来得太梦幻了,心里很不踏实。


因为没休息好,第二天上班时精神状态不太好,被小诗注意到了,她疑惑问我说:“师傅,你怎么了?昨晚耍太多了?”


我瞪她一眼说:“一边去。”


其实我挺想有人能分享我的快乐的,但显然小诗不是那个人。我要敢跟她说我昨晚真睡了个女人,她能拆了我。


中午我抽空找了家牙所镶了俩大烤瓷金门牙,之前是跟苏春儿开玩笑,现在我想把它落实了,感觉挺好玩的。


我这人长得不算帅,没办法靠脸吃饭,所以对形象挺无所谓的,只想哄佳人开心。


只是回公司让同事们看到的时候,把他们笑得东倒西歪的。


关宏更是把我叫到办公室训了一顿,说我这太影响设计师的形象了,我这样,他以后都不敢让我跟客户接触了。


我撇嘴说不让拉倒,反正升职也没我的份,以后有露脸的活都让他的刘曼丽去就行。


关宏被我噎得脸都黑了,无奈地放弃了继续说服我换牙。


公司里最支持我的大概只有小诗了,她说我镶两颗大金牙就更丑了,以后没人跟她抢我了。


眼看快下班了,小诗兴致勃勃地跑来找我:“师傅,跟我走吧。”


我疑惑问她说:“跟你走?干嘛?”


“问那么多干嘛?你先跟我走。”小诗伸手就拉我。


我挣脱了说:“你先说清楚,要不然没门。”说着我拿起公文包作势要走。


小诗忙伸出她的小胳膊拦住我的去路,恶狠狠地说:“不许走。”


我就奇怪了,掏出钱包跟她说:“你是想借钱吧?要多少?说个数。”能用钱解决的事,我决不会亲身犯险。


上次她骗我去她的同学聚会,我跟她一帮同学根本聊不到一块,年龄差太多了。


“不是借钱,而是要借你这个大活人。”小诗终于把来意说出来了。


我一听就想跑,却被她死死抱住了大腿。


“师傅,不厚道呀!前天我帮了你那么大一个忙,你答应了欠我一个人情的,你忘了?我现在就要你还给我。”小诗嘟着嘴跟我撒娇。


“你不说我真给忘了。”我摸着后脑勺傻笑,心里想着对策。


“眼睛不许转,你眼睛一转我就知道你想逃跑。师傅,做人要讲信用,你今天一定要跟我走,要不然以后我不理你了。”


我还巴不得她不理我呢,但哪能跟她说,只好苦着脸问她:“你想我跟你去干嘛?你先说清楚,要不然我可不去。”


“当然是约会啊!我要你当我男朋友。”


小诗这话一出,我俩腿发软的瘫在椅上可怜巴巴地抬头望她:“丫头啊,你可别跟你师傅开这种玩笑,你师傅我不禁吓。”


小诗噘着小嘴说:“人家才没有开玩笑。我喜欢你你又不是不知道。师傅,从我刚到这公司我就开始注意你了,你和其他人不一样,你英俊洒脱,干练细心,正是我要找的暖男类型。”


“丫头,我一直把你当徒弟,当好同事,好助手,当小妹妹看待,你别闹了好不好?我怕。”我苦着脸说。


小诗很失落,嘟着嘴都能挂油瓶了:“师傅,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都不算数。”


我讪笑着说:“你这太过份了,让我怎么答应你呀?”


“哪有过份,你又不是做不到?做我男朋友有多难?你是不是腰不好?最多我答应你一个晚上最多两次。”


我差点就着了她的道,她这是激将法,所以我干笑着说:“就当我不行吧,反正这事没得商量。还记得上次跟我打电话那个女的吧?老实告诉你,她真是我老婆,不骗你。”


小诗冷哼道:“少来,网恋就网恋,我又没拦着你。就算你跟我在一起了,你就是继续跟她聊都没问题,只要别让我知道就行。”


晕!这事我还说不清了。


我斩钉截铁的说:“反正不行,我不能欺骗你的感情。”


小诗怒了:“我愿意让你欺骗怎么了?今天你要是不答应做我男朋友,我就把你和瀚森广告公司合同的事抖搂出来。”她拍着桌角威胁我。


我那一额头汁呀,立马就冒出来了,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答应她说:“真拿你这没办法,我可以答应尝试着跟你处一下,行不行处过再说,你看这样行吗?”


小诗一听乐了:“行,没问题。不过,你可不能随便下结论,要跟我试过全套再说。”


全套指的什么?


我有点懵,不自觉的就点了下头。


小诗很开心,刚想跟我说什么,突然手机响了。


她接完电话失望的跟我说:“我现在有点急事,不能跟你约会了,咱们明天再约吧。明天咱们先从吃饭看电影开始吧,不许叫我跟你去开房,我会忍不住答应你的。”


我:“......”


望着小诗蹦蹦跳跳的离开,我还真想把她逮回来按在办公桌上。


哪有女孩倒追得这么直白的,她是真欠还是只是管不住嘴?


当晚到家,苏春儿迎上来帮我换鞋:“韩哥,今天公司遇到什么趣事没有?”


我看到她就想弄,可能是饿太久了,一有饱饭吃就管不住嘴。不过她的话让我挺内疚的,趣事没有,我答应了另外一个女孩处对象,这要让她知道了,只怕能掀了天吧?


她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一个渣男,结果刚把身子给我,我就又跟别的女孩纠缠不清了。


我不敢看她,低头换鞋说:“能有什么趣事,就上班呗。最近挺忙的,公司有个项目刚交到我手上,最近几天可能都需要加班,要很晚才能回来。”


这是给我跟小诗约会打掩护,希望不会出什么篓子吧。


“哦!没事,晚点就晚点吧,工作要紧。”苏春儿笑笑便去准备晚饭了。


第二天下班。


小诗早早在停车场门口等我,见我下来兴冲冲上来搂我的胳膊:“师傅,不,韩哥,今天约会第一天,咱们吃什么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