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点评 >

和干美女性行为真实案例(神眼狂少)惩罚 扒开 调

2019-10-04 15:21

相比较正门的繁华,东门显得有些破败,流通的学生并不算多,门口附近也都是一些小摊小贩,不远处更有几条幽静的昏暗小胡同,那里是一些小宾馆的聚集地,是情侣们的天堂。
天已经黑了下来,食堂早就没有饭了,提着旅行包,宁涛在校门口买了两个铁板烧,边走边吃。


刚到校门口,在他刚刚路过七八个身穿花花绿绿的小青年身前时,几个人的交谈突然让他脚步顿了顿。
“三哥,你说佟雅倩那小妞不会是已经回家了吧,这么久还没出来?”
一名燃着黄毛的小青年凑到另外一名鸡冠头男子的身前,贼兮兮的问道。
“你急什么,耐住点性子,待会机灵点,若是事情搞砸了,曹少一生气,钱拿不到,老子活剥了你!”
那鸡冠头铜铃般的眼睛一瞪,就看向那黄毛低吼道。
“是,是,放心吧,三哥,一会我肯定用心,绝对不给三哥丢脸!”
黄毛吓得脖子一缩,谄媚的笑了笑,就伸长脖子看着从校园里走出来的男男女女。
宁涛脚步缓了缓,就走到了几人身后,眉头皱了皱。
大学门口,经常会有不少社会上的人来这里猎艳,并没有什么出奇。
这几个小混混个个挎着背包,里面鼓鼓的,好像装着长器,服装各异,一个个嘴里叼着香烟,一副我不好惹的模样。
平常遇到这样的人,他自然是敬而远之,只不过刚刚对方口中的一个人名,让他心中咯噔一下子。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对方口中的佟雅倩他认识,而且还有些熟悉。
一个大学里同名的学生很多,弄错很正常,但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响亮了!
一些无聊的学生曾经弄了个校花榜,黄毛口中的佟雅倩位列榜单,在学校里面名气很大。
宁涛认识她倒也并非八卦,也是因为自己班长的缘故,有了些交集!
曾经学校里组织了一场话剧表演,好巧不巧他与这佟雅倩搭台同戏,两人还扮演了一对夫妻。
从那以后,熟悉他的人可没少拿这个打趣他,不过他也算与这个女孩子熟悉了。
在他印象中,佟雅倩长相极美,只是不太喜言语,有些自卑,我为人确是极好,据说家境不太好。
宁涛与之也属于泛泛之交,其他的他也就不知道了。
如果没碰到这事,他自然装作不知道,但现在听到这几人的对话,再加上对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他也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那女孩人不错,他也是抱着能帮一把就帮一把的态度。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凭他这身手,要真跟鸡冠头这几人起了冲突,说不定他这小身板就交代这里了。
“哥几个,都过来再看看曹少发的照片,一会别认错了!”
等了一会,鸡冠头也有些着急了,从兜里掏出手机,就招呼几人凑近了些。
而在几人身后的宁涛,闻声则悄然打开了透视,这一看,他心中顿时一沉。
鸡冠头的手机上是一个女孩的近照,一头柔顺的长发,挡住了半个眼窝,白皙的面孔上五官精致。
女孩身着一身浅蓝色运动服,一看就是自拍,笑靥如花,除了略有些青涩,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一个美女。
这女孩不是佟雅倩,还能是谁。
几人刚刚的谈话让他心中生疑,这事情听话音好像还有人操纵一般,看样子这几个人只是授命而已,这不禁让宁涛脑汁转动。
“记住了吧,一会儿我们将她弄到那边小胡同,你们几个负责吓唬,只等曹少一来,立刻按计划行事,谁给我演砸了,老子弄死谁!”
鸡冠头看了眼身边的几人,舔了下肥厚的舌头,眼神犹如一头凶狼一般,恶狠狠的道。
等到几人答应后,他神色才缓了缓,笑了笑,又紧接着道。
“兄弟们放心,只要事情办妥,曹少答应给我们四万块钱,等一拿到钱,我带哥几个去天上人间走一遭去,上次刀哥带我去过一次,你们不知道那里的姑娘有多水嫩....”
“三哥,我们不认识曹少,要是他没来怎么办?”等到鸡冠头说完,就有一个平头小青年开口问道。
“他自己出钱能不来吗?”
鸡冠头哼哼了几句,说完又砸吧一下嘴:“就算那曹少不来也没关系,这妞这正点,我们给享受了,就算当哥几个的报酬了!”
“嘿嘿,这个主意不错,这妞这般水灵,早让兄弟们看的心痒难耐了!”另外一名小青年闻言点点头,眼中放光。
“少废话,黑蛋,手机准备好了没?”
鸡冠头又看了眼黄毛,有些不放心的道。
“没问题,本来就是个坏的,现在已经被我摔的稀巴烂了。”
黄毛赶忙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手机,朝几人示意了一下。
“三哥,快,快看,出来了!”
忽然,一个眼尖的矮个青年眼睛一瞪,就朝着校门口焦急的说道。
宁涛心中一动,目光也看向了校门口。
不出所料,在校门口,一名身穿短袖清凉白色短袖的少女正低着头向外快步而来。
少女相貌姣好,将近一米七的个头,很是亭亭玉立,在人群中,颇有鹤立鸡群之感。
她清纯的脸上没有化妆,却依然精致素美,铺朴自然,娇容仿若秋月般的惊艳。
只是身材略有些消瘦,身上的衣服也只是很普通,但很干净,泛着水洗白,正是佟雅倩。
看到佟雅倩,宁涛心中一急,就想走上前去,将佟雅倩支开。
只不过在他刚走了两步时,那名黄毛已经小跑奔向佟雅倩,让宁涛脸色一变。
黄毛速度很快,迎面对着佟雅倩而去,也不避让,等到佟雅倩察觉的时候,两人已经避无可避了。
紧随其后,黄毛一下子就撞到了佟雅倩身上,黄毛佯装在地上绊了一下,就来个狗啃屎,口中更是夸张的喊道:“哎呀,疼死我了。”
佟雅倩也被撞的不轻,绝美的眉头上不自觉的皱成一团,整个人不自觉的退后几步,看着地上的那黄毛,有些不知所措。
“你丫的走路没长眼睛啊!”
这时鸡冠头几个人围上来,有人扶起黄毛,鸡冠头就恶狠狠的看着佟雅倩道。
“对....对不起,对不起!”
眼前这几人突然冒出,佟雅倩吓了一跳,看到黄毛从地上被搀扶起来,就弱弱的说道。

“哎,黑哥,你的苹果六掉了!”

黄毛刚起来,一旁的那名平头青年看到地上掉落的手机,故意一惊,就赶忙捡起来冲着黄毛说道。

“哦,什么,碎了?”

黄毛一接过手机,一看到显示屏爆碎,牛眼一瞪,就立刻看向了佟雅倩怒道:“你将我的苹果六弄坏了,赔钱!”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佟雅倩看到对方手中的手机真的碎了,吓了一跳,就赶忙说道。

“不是故意的就拉倒了?我刚买了十几天,现在就成这样了,赔钱,我买的六千二呢,看你是个学生,你赔六千得了!”

黄毛盛气凌人,站在佟雅倩面前,趾高气扬。

一听到六千块钱,佟雅倩脸色都变了,神色接连变化,身形更是不自觉的退了退。

不过早有两名小青年堵住了去路,让她避无可避。

“我……真没有钱给你们……”

佟雅倩都要急哭了,原本被这这样的小青年堵住,就够害怕的了,更何况对方一张口就是六千啊。

六千放在平常的学生家里都不是个小数,更何况她家比较困难。

而这边的骚动瞬间就引起了不少学生的注意,顿时就有很多人围了上来,都是看热闹的。

不多久,大量的围观就将校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各位,可不是我欺负这小妹妹啊,大伙可以问问她,她将我绊倒了,我不跟她一般见识,不过她将我手机摔坏了,我让她赔一个不过分吧!”

眼看众人都围了上来,黄毛气焰更为嚣张,将手中的手机朝着大伙亮了亮,就高声说道。

“我.....”

佟雅倩感觉自己就像是大海中的一艘小船,仿佛周围都是指指点点,顿时又急又无助,一时间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她毕竟只是一个不韵事故的大学生,哪里经历过这等场面,眼下只是贝齿咬着嘴唇,眼中已经含着泪花。

周围原本还有些颇有正义的学生,但看到这一伙人不像是持枪凌弱,一个个也打消了念头。

毕竟人家说的是事实,而且并未动手,另外这些人一看都不好惹,也没有人强出头。

“黑子,别在这里嚷嚷了,都堵住校门了,我们不如去那里慢慢商量,这个小妹妹也不容易,看看谈个多少的价钱你能接受!”

鸡冠头这时候倒是做了个难得的好人,环视了周围一圈,就放开声音商量道。

“好吧,既然三哥开口了,我也不能不给你面子,小妹妹,咱们去那里谈谈吧,看看你能出多少钱!”

这会黄毛似乎也消气了,就指着不远处一条黝黑的小胡同,声音也放缓了一些道。

佟雅倩这时候哪里还有主心骨,被这么多人围观,她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闻言就单纯的点点头。

双方都同意解决,旁人自然不会阻拦,随着这几名小混混簇拥着佟雅倩进入到那条小胡同,周围的人群也散去了。

等到几人进入到小胡同中,宁涛随后也悄然跟了上去。

这会功夫他已经大致看明白了。而他之所以没出手,也是因为人家早已计划好的,他就算刚刚跳出来,也无济于事。

不过他没有忘记这几人口中的曹少,当下心中念头急转,思索着各种可能性。

“小妹妹,没有钱也没关系,只要陪哥哥们一次,手机的事情就算了!”

一进入到小胡同中,几名小混混立刻就原形毕露,将佟雅倩逼入到胡同深处,就语气不善的道。

“你……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看到几人露出狰狞之色,佟雅倩心中一惊,就急忙捂着胸口惊吓道。

四周光线很暗,她心中顿升不好的感觉,下意识的就想走出小胡同,却被鸡冠头给一把拉了回来。

“你要是敢喊,老子弄死你,六千块钱赔哥几个几次,你也值了!”

鸡冠头眼中闪过一丝欲望,大手一伸,就抓向了佟雅倩。

“啊…你放手!”

佟雅倩一惊,就想往后退,只是脚步稍一退,就撞上了身后的一人,那人伸手在她后背上一推,就推向了鸡冠头的怀中。

黄毛倒是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在佟雅倩的短袖上一扯,那纤薄的短袖哪里能挡住这等撕扯。

“啊.....”

佟雅倩一惊,赶忙用双手捂住了胸口,眼中饱含的泪水再也遏制不住,滴落下来。

“放心吧,小妹妹,哥哥会心疼你的!”

鸡冠头嘿嘿一笑,借着微弱的光,看到佟雅倩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他小腹中升起一股邪火,大手就再度抓向佟雅倩。

不过他这些自然是虚张声势,自然不会在这里对佟雅倩怎么样,之所以这样,也是为等一个人,好成全对方的英雄救美。

这会,他已经听到了脚步声,为了让对方满意,佟雅倩身上的衣服,他已经撕开了大半。

“住手!”

宁涛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事,他知道对方的阴谋,只是还没计划好,但眼看着佟雅倩受屈辱,他心中顿时升起一股热血,也不管打得过,打不过,就冲了进来。

“谁……”

鸡冠头装作一惊,一回头看到宁涛,立刻狰狞道:“我当是什么人,一个毛孩子,兄弟们给他松松筋骨!”

鸡冠头话音一落,旁边那平头青年骂了一声,大步来到宁涛面前,一脚就朝他踹了过来。

“咦!”

宁涛在进来时,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再看到平头青年的攻击,他稍稍一愣。

在这个地方,他目光所到之处,宛如白昼!

除此之外,在进来时,他已经打开了透视,在他精神专注之下,这平头青年的攻势发生了变化。

似乎对方踢来的那只脚变慢了,凭借他的眼力,竟然能看清对方的攻击痕迹。

“还有这等作用?”

宁涛心中一喜,不过现在来不及多想,二话不说也伸出一只脚,就踹在了对方的腰上。

“砰!”

一声闷哼声,伴随着平头青年的一声惨叫,他的身体踉跄之下,直接咚的一声撞在了小胡同的墙上,口中似乎还有鲜血喷出。

来了!”

看到宁涛出手,鸡冠头心中不怒反喜,心中知道这是平头在演戏!

不过面上却是一副咬牙切齿的神色,一翻背包,就从中取出一根钢管,冷冷的道:“兄弟们,给我上,废了他丫的。”

早已枕戈待旦的几名小青年一听到招呼,也纷纷翻出背包中的家伙,嗷嗷叫的冲向了宁涛。

看到这些人张牙舞爪,宁涛心中一惊!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这些擅长打架的几人,虽然他有透视,但是根本用不了几次。

不过他心有疑惑,他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将那平头打那惨,心中转念一想,似乎明白了一些。

“算了,打了再说!'到了这时候,宁涛也别无其他办法,能打几个是几个,就豁出去了。

眼看一个小青年的钢管砸来,他一拳就击在了那名小青年的鼻梁上,顿时那小青年脸上就见落红,大叫一声,就捂着脸退下了。

其余人也冲到了前面,双方就打了起来。

但时间没多久,宁涛在刚开始占据上风后,渐渐就不行了,对方毕竟人多,没几个回合,他就吃亏了。

“停!”

在场的都是热血小青年,一打就打出了戾气,逐渐有人就下了重手,宁涛身上已经挨了两下,而那鸡冠头却出乎意料的及时喊停了下来。

鸡冠头心中纳闷,说好的对方只是虚张声势,哪成想对方却下了重手,让他的两名小弟都受伤了,看来等事后多要点补偿。

“雅倩,你没事吧?”

对方一停下,宁涛神色略有些紧张,就来到了佟雅倩身旁,看着对方一脸的惨白,就关心的道。

“我……我没事,谢谢你!”

看到宁涛,佟雅倩一阵惊喜,闪过一丝奇异的色彩,不过随后就连连摇了摇头,身躯簌簌的颤抖。

“嘿嘿,没想到你还偷偷的喊来了你男朋友,看来今天很难了断了!”鸡冠头冷笑,逼近了两人。

“我…我没有,他不是我男朋友,你放他走,这事跟他没有关系!”

佟雅倩惊喜之后,就被这血腥的场面吓住了,愣了一下,就急忙摆手道。

看清了场中的形式,佟雅倩就意识到了不妙!

对方毕竟人多,宁涛根本打不过这几个人,更何况宁涛还打伤了几人。

心急之下,她不想连累宁涛,就想将他摘出来。

“你这话骗鬼去吧,不是你男朋友?难道还是过路的?过路的能为你这拼命,还认识你?你将我们当成白痴了?”鸡冠头晃着手中的钢管,伸着脖子嚣张的道。

“我……”

佟雅倩张了张嘴,看了眼宁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袋竟然红了,不知所措起来。

“你说说应该怎么办?”

鸡冠头冷笑一声,就看向两人开口道。

“你想怎么样!”宁涛脸沉如水,脑海中飞快的思索着对策。

他现在才感觉到自己的鲁莽,原本以为有了透视,就很牛了,没想到转眼之间就尝到苦果了。

对方七八个人,他就算有透视,如果硬拼的话,自己根本占不到便宜不说,反而可能被毒打一顿。

“好说,我马三最佩服有情有义的男人,单冲着你刚才一怒为红颜的行为,我可以既往不咎,这样吧,如果你女朋友也对你有情,不如表示一下,我也就成全了你这个英雄救美?”

“表示表示?”宁涛两人闻言都是一愣。

都将对方打出血了,而对方还不生气,还让他表示一下?宁涛心中念头一出,就有些明白过来了。

要不是这鸡冠头脑子又问题,就是这背后那所谓的曹少的安排。

“还愣着干嘛,小妹妹,你男朋友为了赴汤蹈火,你还不表示表示,只要你能让我们满意,那手机连同这次的事情就算了,否则你两个今天谁都别想出这个胡同!”

宁涛心中一突,正要上前与这鸡冠头理论,熟料衣衫一紧,低头一看,就看到佟雅倩一只手拉住了宁涛的衣服的下摆,冲他直摇头。

“你们...你们要怎么才能满意!”

眼看对方提出了解决办法,佟雅倩自然不希望宁涛冲动,毕竟自己一方也是过错方。

宁涛将对方打伤了,若是事情闹大了,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很简单,给你男朋友来个法式的湿吻,如果哥几个满意,就放过你们两!”

鸡冠头冷不丁的一句话,不但让佟雅倩呼吸一滞,更是让宁涛傻眼了。

“湿吻,还法式的?”

他打破脑袋也没想到对方出这样馊主意,顿时心中就有些腻歪起来,看来那曹少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损的招数都能想得出。

如果对方主动亲了他,再加上他英雄救美,只怕两人男女朋友的关系也就定了,倒是打的如意算盘。

“怎么,你男朋友救了你,你亲他一下就做不来吗?果然是薄情寡义!”

鸡冠头看到佟雅倩面有难色,就立刻语气不善起来。

对他来说,只要这女的亲了对方,他就完成了任务,眼下见两人吞吞吐吐,就有些不耐烦起来。

听到鸡冠头的话,佟雅倩脸色立刻变幻起来,嫣红如血,偷偷扫了宁涛一眼,心中复杂。

她心中有些担忧,黄毛的的手机她根本赔不起,而且万一这伙人对她不轨,她还不如死了得了。

想来想去,似乎也只有对方所说的代价最小。

不过一想到让她亲宁涛,她心中犹如揣了个小鹿,简直要蹦出来了。

“雅倩,你不用听他的,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怎么样!”宁涛虽然心跳也急促了一下,不过面上还是强撑着。

他现在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对方口中的曹少还没来,天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小子,别不识抬举!”

听到宁涛的话,几名小青年就围了上来,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趋势。

“我亲,我亲…”

佟雅倩眼看对方的架势,心中一激,就立刻喊道。

万一对方因为她打伤了宁涛,那她要内疚一辈子。

“恩,这才对嘛,快点,不然我要改变主意了!”

眼见事情恢复计划,鸡冠头脸色就洋溢着邪笑。

“雅倩!”宁涛皱了皱眉头,正想说些什么,不过一看到对方哀求的目光,到嘴边的话他再也讲不出来。

“宁涛,对不起!”

佟雅倩深怕对方会反悔,低声说了一句,双手突然一抱宁涛,脚尖抬了抬嘴唇就点向了宁涛的嘴唇。

呜...两片嘴唇一碰,宁涛只感觉到一片柔软,又富有弹性的嘴唇,渲染了他整个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