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点评 >

女人张开腿无遮无挡图|女友系列辣文全集

2019-10-12 14:30

他们的总部在市郊一个废旧的码头仓库里。如今,飞鹰大哥,马面阎罗冯不提正在与花花公子卢少聪混在一起。


“帮我干掉那个混蛋。”卢少聪一想起精心布置的告白场景被一个臭司机给搞砸了,就恨得牙根痒痒。


“卢大少,就这么点钱,只够买一只手的,买两条腿,这可不够。”冯不提望着一沓红色钞票说道。


在这里,一条手臂,一条腿都是明码标价。杀人、或者摘器官就是飞鹰的主要勾当,专为这些公子哥服务,而且价值不菲。


“靠,冯老大,咱们合作不是一回了。我还能亏待了你,只要能废掉那小子,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卢少聪说道。


冯不提,呲着大黄牙,露着上身精壮的肌肉,右脸一道疤痕,如同一只蜈蚣爬在上面,看着就让人心生畏惧。


“也行,兄弟们,跟着卢少爷吃肉了。今天晚上,咱们就废掉那个小子,一条胳膊,两条腿。谁带回来的,加一万。”价钱谈得差不多了,冯不提下达了残废令。


掏20万搞定一个司机,这可真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所有的成员都准备去分一杯羹。


“对了,卢少爷,我很好奇。何必非这么大周章,直接把那个女人绑了来,生米做成熟饭不就可以了。”冯不提这样问道。


卢少聪眨了色眯眯的小眼:“要不说你们大老粗。女人么,是用来玩的。本少爷就愿意看那些无知少女匍匐在我的身下,自愿为给我服务。”


“哈哈哈。”两人发出阵阵淫笑。


“行了,那我就在家等候你的好消息。”卢少聪说完,上了他的豪车卡宴,一溜烟消失在夜色中。


就在卢少聪离开不久,飞鹰聚集地的仓库屋顶上出现一个个黑点,他们在飞快地移动,此起彼伏,从不同的屋顶聚集过来。


如同惊鸿掠影,却没有半点声音,真正的一流高手。


黑影的数量还在增加,甚至数量已经超过了飞鹰本身的人马,将这里团团围住。


即便数量如此庞大的人员从天而降,但对于飞鹰而言却无从察觉,因为他们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普通武者而已


“乔山,狱长怎么突然命令他们对付这些不相干的人?”


“是啊,关于墨如画的计划,我们什么时候执行。”


乔山双眉微微皱起,不耐烦地说:“行了,或许……狱长自有安排,别特么废话,今天的任务是……杀!”


一团乌云遮住了月亮。


黑衣人如鬼魅般出现在飞鹰帮的仓库里。


咕咚!大铁门就此关闭,一道道血光从隔断的咽喉里喷涌而出,这简直就是杀戮,到处都是倒下的尸体。


尤其是门口和窗台上,只留瞪着惊恐大眼造型各异的尸体,门窗已经锁死,他们爬上来,却出不去。


血……流了一地,汇成小溪。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陈南看了一眼飞鹰帮所在的位置。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情,再次充满了杀戮。


不过能为墨如画做点什么,总是好的。他伸了个懒腰:“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天亮时分,打更人在仓库位置发现了浓重的血腥味和一屋子尸体。


“鬼啊,鬼啊!”凄厉的叫声响彻在仓库上空。


清晨的苏市不再宁静,警笛声四起,大批警力投入到港口废弃仓库。


市长简直快气疯了,指着警察局长杜峰的鼻子,就开始唾沫星子飞溅。


“45条人命,你们警察是干什么吃的。你的乌纱帽不想要,我还想要呢!”市长直接把报告砸到了他的头上。


“市长,这真是突发事件,我们在各个组织都有眼线,并没有他们火拼的迹象,看起来倒像是……是屠杀!”


“杜局,你是不是眼瞎,45具尸检报告都在这呢?你甭给我废话,呆在这干嘛!破案去!”市长端起茶杯想喝口水,却发现茶水是凉的而且塞牙。


“砰!”一个好好的茶杯就这样四分五裂。


杜峰灰头土脸地从市长办公室出来,快速回到警局。


“重案一组,二组,五组马上到办公室开会。”杜峰被市长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现在这股邪火彻底爆发。


“高丹丹,你负责的辖区。你不是挺能的么?你不是多年的警花么?死了45个,你怎么解释,你都干屁事了。”


又是一阵疾风骤雨,其实高丹丹作为重案组唯一的女队长,能力出类拔萃的。从凌晨接到报警,忙活到现在还在为案情侦破努力。


可惜,这根本不像是打斗,倒像是屠杀,甚至没有杀人者任何信息。


高丹丹,敏感正直,出类拔萃。哪受得了这一股无名火,当场变了脸色,行了个军礼说道:“局长,这件事既然发生在我的片区。我就保证把凶手抓到,就算抓不到,责任我一人承担,绝不连累您和警局。”


说完,留下尚未发完火的杜峰走了出去。


“高丹丹……高丹丹……你什么态度,我靠!”


“高姐,你这是去哪?”高丹丹一出门正遇上自己的追求者,特警孙勇。


“我去查案,所有的非法团伙我一家一家地找,就不信找不到出口。”高丹丹甩了甩马尾辫,头也不回地走了。


飞鹰在苏市虽然不是龙头老大,但也是实力不俗。一夜间被团灭,人心惶惶的不光是普通民众,苏市势力最大的几个组织大佬也不得不坐下来,好好商议。


弘义门曾一凡,套马堂石田,红花社段九娘,就在苏市最大的酒店,举行了碰头会。


“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械斗了。”曾一凡叹息道。


“飞鹰的势力,怎么说也是第二梯队的顶层。这么容易灭门,这才让人惊讶。如果真有这样能力的力量存在,恐怕我们几个也会死无葬身之地。”段九娘一段话,算是引起了共鸣。


江湖恩怨历来都是血雨腥风,曾一凡和段九娘有些着急,唯有年纪最大的石田,正抽着烟,稳稳当当坐在座位上。


段九娘一个妖艳的女人,胸前一朵美丽的毒玫瑰纹身格外显眼,在深深的事业线里若隐若现。


扭动了一下腰肢,蓝色的指甲轻轻撩拨了一下石田的肩膀:“石大哥,你怎么好像一点也不着急。苏市马上就快不是咱们的天下了吧。”


“呵呵,九娘你们都多虑了。”石田被勾引的有些干燥,望着段九娘羊脂玉一般的手臂,却咕咚一声将口水吞进肚子里。


毒玫瑰段九娘能够在苏市三分天下,可不想外表看起来那么娇嫩。一个不小心怕是要葬送在她手里,作为手脚能通天黑白通吃的女人,石田敬而远之。


同时,段九娘的焦虑也说明在警方那里没有进展。在这件事情上石田领先了。


“啪啪”,石田拍了拍手,有两个小弟从后面带出一个人,正是瑟瑟发抖的卢少聪。


自己前脚离开,后脚飞鹰就被一窝端,卢少聪想想都有后怕,只有自己走得晚那么一点,现在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