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人文 >

女同学输液憋尿的故事长一|低头含着硕大

2019-11-17 01:36

比他们还要流氓!”浴室里传来妹子不悦的声音。


我欲哭无泪,站在门口解释道:“真的没有,主要我不知道里面有人,而且你洗澡,为什么不锁门呀?”


“你还怨我咯?”妹子气急败坏的说。


“没没没,我就是没理解,反正这事儿是我的不对,我想办法补偿你行不?”我说。


浴室里安静了片刻,而后她才没好气的说道:“你先离远点,以后我再找你算账。”


没办法,我只能先离开,忍着一身的臭汗味回了房间。


躺在床上,我脑子里还都是刚才香艳的画面。


之前那妹子穿着衣服,我还没觉得什么,可刚才把她看了个干净,才知道她原来这么有料。


回想起来,刚才我用一只手,都抓不住她的一边饱满,简直是大的夸张!


没过多久,有人敲响了我的门,打开一看,就是刚才的那个妹子。


她小脸羞红,紧蹙着眉头,一副看贼人的目光,显然是恨透了我。


“那个,刚才对不起,但真的是个误会……”


“行了,别说了。”


妹子打断了我的话,朝着我房间里瞄了一眼,这才压着嗓子说道:“刚才的事,你最好彻底忘掉,要是敢传出去,我一定轻饶不了你!”


我连连点头,说这事儿就烂在我肚子里了。


她这才满意的恩了一声,正要转身走,她又回过头来,说:“我叫张小爱,以后大家就是邻居了,但你最好收敛点,就算有什么歪心思,也给我藏起来,别让我发现了,听懂了没?”


我苦笑一声,说:“随你怎么想吧。”


说完这话,我就关上了大门。


本以为被一群美女围着会是个好事儿,但现在看来,这还是件麻烦事儿。


洗过澡后,我沉沉的睡了过去,梦里面还出现了张小爱浑身赤裸的画面,我还和她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这一晚,我睡的很是香甜。


第二天一早,我内裤上湿了一大片,正想着去洗洗干净,杰哥就来了电话,说要带我去新公司报道。


本来,我以为他口中的“新公司”,就是一个更大夜场而已。


可等到了地方我才发现,这竟然是个真真正正的公司!


“杰哥,你带我来这儿干嘛?”我一脸懵逼的问。


“上班啊。”


杰哥笑了笑,说:“红姐知道你缺钱,特意给你找了份兼职,总公司的业务经理刚被辞退,你小子又会哄女人,所以红姐就让你来暂时顶两天。”


“可哄女人开心,跟业务经理有啥关系?”我很不理解,有点受宠若惊。


“咋没关系,这家公司是专门做女性内衣的,大部分客户都是女人,只要你小子能说会道,忽悠她们下订单,你能拿订单额度的百分之十!”杰哥激动地说。


百分之十,这数字在我眼里没有什么太大的概念。


说白了,订单要是十万块钱,我也不过才拿一万块而已,而且单子还不一定能谈成,对我来说,难度要比当鸭子高多了。


见我没兴趣,杰哥也急了,说:“你小子可别卖乖,总公司随随便便的一个单子就一百万左右,少说你都能挣十万!”


十万!


我为之一振,顿时就来了精神。


要是这么算的话,我岂不是很快就能把高利贷给还清了?


“杰哥,我能行吗?”我双眼放光,有点激动。


“哈哈,动心了吧!放心吧,只要你机灵点,签个单子不是难事儿,走,我先带你去报到。”杰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下了车。


我随他进了总公司,直接去了人事部,找到一位姓赵的经理,填写了一份简历后,我就成功入职了。


我万万没想到,原来在大公司里走后门,当个经理就跟放屁一样简单。


杰哥走之前,嘱咐我机灵着点,红姐只不过是让我钻了个空子,要是有合适的人选,我很快就会被挤下去。


我点点头,把他的话记在心里,其实也不用太久,只要能签下一个单子,我这空子就没有白钻。


他走后,我就回了业务经理的办公室,了解了一下公司的业务情况。


这家公司名叫盛美集团,专门负责设计女性内衣和批量制造的公司,目前已经上市,前景十分可观。


当然,我对设计和制造是一点不懂,但对于业务经理来讲,这些知识也都无关紧要。


就如杰哥所言,我的工作,主要是负责说服客户签单,简单点来说,就是把客户哄开心了就行。


看资料直至下午,办公室外面有人敲了敲门,来的是我的助理,名叫陈芳。


她三十出头,戴着一副眼镜,穿着黑色的OL职业装,看起来很是干练。


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浓烈荷尔蒙气息,我就能猜到,这女人肯定好久没有和男人欢爱过了。


她告诉我,晚上六点有一个饭局,是公司的一位大客户,上面领导交代过,这个单子务必要拿下来。


听口气,陈芳似乎并不怎么尊重我,看我的眼神儿,也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我笑了笑,问:“怎么,你对我不是很满意吗?”


可能是我太直接了,陈芳明显愣了一下,但还是很坦然的点了点头。


“赵经理,跟您说实话吧,上一个坐在你位置上的业务经理,就是因为没拿下这个客户,所以才被辞退的。”陈芳耸了耸肩,苦笑着说道。


“哦?你觉得我会跟他一样?”我有点无奈,问:“你对我,就这么没有信心?”


陈芳笑而不语,其意思也很是明显。


不过也难怪,在她眼里,我就是个靠走后门的小白脸而已,要能有真才实学,那才叫见了鬼呢。


我挥挥手,让她先出去,也没有多做解释。


陈芳走后,我还是忍不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没想到我上任的第一天,就来了一个这么大的单子。


说真的,我压力山大,单子签了自然是好,可如若签不成,恐怕红姐那边也会对我失望至极。


这就是一把双刃剑呐。


下午五点,我离开了办公室,准备去赴约饭局,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的我,此刻也是跃跃欲试。


可没想到,就在路过会客区时,我竟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女人。


我顿住脚步,仔细朝里面张望两眼,那不是我之前的客人,李月吗?


她怎么会在这儿!


看她的穿着,好像是在这里上班,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人。


这会儿,李月手里正拿着一份合同,说笑着把合同推向了男人。


可那男人压根不去看,而是一直在色迷迷的看着李月的美腿,时不时的还上去摸两把,明显是在吃豆腐。


尽管李月眼中有着不情愿,但依旧还在赔笑,偶尔也会故意打开双腿,让那男人更深一步的探索。


看到这儿,我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


本来她就够可怜的了,现在为了工作,竟然还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我和李月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但我也知道她并不容易,看到这一幕,我莫名其妙的就火了。


鬼使神差的,我推开了会客室的大门,冲进去就拉起了李月。


“阿强?你怎么会在这儿?”李月吃惊的张着小嘴,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我在这儿上班。”


我简单回了一句,回头盯着那男人,扯起嘴角说道:“这位客人,麻烦你手脚放干净点,我们的女员工可没有和客户睡觉的义务。”


“草,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中年男人勃然大怒,拍案而起的喊道:“我是你们的客户,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信不信这单子我不签了!”


“呵呵,您本来也没打算签吧?”


我拿起桌上的合同,假装随意扫了一眼,可实际上,我特意看一下订单额度,这是个二十万的单子。


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也没有退路。


“这样吧,这单子您可以选择不签,但对于您刚才对我们公司员工做出的侮辱性举动,都被会客室的监控给录下来了,我们想保留诉讼权利,您看如何?”我笑着说道。


“你威胁我?”中年男人眉头一竖,神情明显有些慌张。


“当然没有,我只是告知您而已,不过,如果您选择签单,那这个会客室里发生的一切,都会成为商业机密,永远都不会被外人知道。”我放下合同,轻松地笑道。


听到这番话,男人的脸变颜变色,咬着牙半天,最后气呼呼的拿起笔,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啪!


他把合同一摔,冷声骂道:“臭小子,算你狠!”


说完这话,他撞了我一下,推门走了出去,转眼不见了身影。


下一秒,李月就心有余悸的长呼了一口气,说道:“妈妈呀,吓死我了,阿强,你真厉害,这个李总我软磨硬泡了两个月,一直都拿不下来,没想到你几句话就让他把合同签了!”


我挠头笑了笑,说也是侥幸而已,要是碰上个倔脾气的,今天倒霉的就是我了。


可不管怎么说,李月还是很高兴,也是兴奋过头了,她一把就抱住了我,一个劲儿的夸我真棒。


这一举动,引得外面的同事好多都看了过来,全都都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俩。


感觉到不好,我赶紧脱身,干笑着说:“别这样,这是公司里,该有人说闲话了。”


李月俏皮的嘟嘟嘴,乖巧的哦了一声,而后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问:“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这里上班。”我笑笑说。


“上班?”李月睁大了美眸,很吃惊的说:“怎么可能,你不是在娱乐会所里当鸭……”


话说一半,她就赶紧闭上了嘴,歉然的说了一声对不起。


我摆摆手,也没往心里去,说那个是正当职业,这个只是兼职而已。


李月一脸茫然,完全听不懂我的话。


不过也很正常,哪个正常人会把鸭子当正当职业,把业务经理当做兼职来干,连我自己都觉得很可笑。


“李月,你给我出来!”


就在这时,一道充满怒意的声音传了过来,当即就把李月吓了一个哆嗦。


我问她是谁来了,李月也不吭声,只是赶紧收拾好了合同,懦弱的站在了角落里,就像个等待候审的犯人似的。


我皱了下眉头,心里微微一沉。


看来,这是来者不善呐!